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決戰武漢!全國2.5萬白衣戰士奮戰江城疫情一線

來源:長江日報  日期:2020-02-17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武漢的形勢時刻牽動著全國的心。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要求集結力量出征戰“疫”,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從除夕夜到2月15日,短短23天,由國家、地方、部隊等各級各類醫院,共派出203支醫療隊、25424名醫療隊員馳援江城。2.5萬白衣戰士匯凝聚成無疆大愛,在武漢與病毒展開決戰,直至決勝全國。

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武漢的形勢時刻牽動著全國的心。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要求集結力量出征戰“疫”,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從除夕夜到2月15日,短短23天,由國家、地方、部隊等各級各類醫院,共派出203支醫療隊、25424名醫療隊員馳援江城。2.5萬白衣戰士匯凝聚成無疆大愛,在武漢與病毒展開決戰,直至決勝全國。

疫情就是命令

23天2.5萬白衣戰士集結江城

人民子弟兵與武漢同在。1月24日,除夕之夜,來自陸軍、海軍、空軍軍醫大學的3支醫療隊到漢。他們也成為最早馳援武漢的醫療兵團之一。幾乎同時,上海援鄂醫療隊在萬家團圓之夜逆行抵漢。

越是疫情兇險,白衣戰士們越是一往無前,春節期間,各地醫療隊紛紛火線馳援。

2月7日,山東齊魯醫院、四川華西醫院兩支醫療隊,在武漢天河機場“會師”。互報“番號”、鼓勁加油的視頻,讓網友們淚落如雨。至此,同樣擁有百年歷史、中國醫學界天團級的四大醫院,北協和、南湘雅、東齊魯、西華西,齊聚武漢。

他們為武漢人民送來的,不只是希望和信心,還有全中華兒女眾志成城、誓除病魔的決心。

2月9日,成為武漢迎接醫療隊人數最多的一天。來自遼寧、上海、天津、河北、山西、江蘇、浙江、廣東、四川、山東、河南、福建等省、市的40余架次航班,共搭載5000余人降落天河機場。

2月13日,經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批準,軍隊增派2600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至此,軍隊共派出3批次4000余名醫護人員。

馳援的腳步從未停下,2月15日當天,廣東、河南、吉林、貴州、內蒙古等省、自治區的22支醫療隊,共2250人,支援武漢沌口、光谷等地的方艙醫院。

一方有難,八方來援。從除夕夜到2月15日,短短23天,由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國紅十字會、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新疆建設兵團、部隊醫院,共派出203支醫療隊、25424名醫療隊員馳援武漢。全國援鄂醫療調動大大超過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國家派出規模和數量。

“特權”就是沖鋒在前

紅手印見證擔當

上一線去抗擊疫情,就該是共產黨員的“特權”。2月1日,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隊員面向黨旗莊嚴宣誓。當天,10名一線醫療隊員成為中國共產黨預備黨員,1名隊員由預備黨員提前轉為正式黨員。

像這樣火線入黨,在馳援武漢的醫療隊中經常發生。作為除夕之夜出征支援武漢的三支醫療隊之一,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由150名隊員組成,其中包括92名黨員,黨員無疑是主力。

來到武漢的這幾天,有58名非黨員隊員提交了入黨申請書。“黨員的示范帶頭作用發揮出來了。”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政工組組長劉遠橋說。

剛入黨的男護士諶磊進入“紅區”給病人進行咽拭子檢測。“紅區”是指患者治療區域,咽拭子檢測有可能接觸患者飛沫,感染風險較高。諶磊表示,要用行動踐行黨員沖鋒在前的誓言。

2月10日凌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危重癥病房7樓東區,20名新收病人辦好入院手續,他們說:“踏進病房的第一步,便感覺自己擁有了希望。”

這里是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派出第二批醫療隊接管的區域。當天晚上,20多名值班醫生護士,接收新病人、查房、危重病人上無創呼吸機等,忙了一通宵。共產黨員挑大梁,安排工作時醫療隊員們點到名字就上,沒有一句抱怨和推托。

2月14日,沈陽市第四人民醫院副院長王法拿出一沓請戰書,20多份請戰書上按滿了395個紅手印。這些紅手印來自遼寧醫療隊的隊員,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共產黨員。他們說:“在武漢,我們要把黨徽擦得更亮。”

沈陽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張汝峰抵達武漢后,帶領15名醫療隊員負責濟和醫院6樓病區。在他和妻女的微信記錄里,當孩子看到剛剛脫下防護服的他臉上的勒痕時,心疼地說:“爸爸,回來我給你揉揉。”他答:“不疼,這是勛章。”

報名就是挺身而出的責任

感謝給我們第二次生命

哪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15日,一份聊天記錄在網上流傳。南京市第一醫院接到任務,需要54名醫護人員前往武漢支援。群里發出通知,請大家自愿報名,召集人心里沒底。

沒想到,幾分鐘的工夫,齊刷刷回復過來,人就滿了。“我報名帶隊出征。”“我是黨員,我報名。”“國難當頭,責無旁貸,報名參加”……

每一句“我報名”背后,都有不尋常的故事。23歲的廣東醫療隊護士朱海秀最近火了。她瞞著父母來到武漢,在漢口醫院支援。面對記者采訪,卻不想對著鏡頭向父母報平安,“因為我不想哭,哭花了護目鏡沒法做事。對不起”。

有一種支援被稱為“搬家式山東援助”,捐贈從蔬菜、口罩、水餃到除菌洗衣機、取暖設備等,山東人的實誠出了名。武漢人對來援助的山東醫療隊員也極為貼心。

2月9日,山東齊魯醫院131名隊員,進駐武大人民醫院東院。醫療隊員聽不懂武漢方言,而很多老人又聽不懂普通話,武漢大學的老師們就幫忙編了一套方言手冊。

“滋一哈:擦拭一下”“蠻扎實:厲害”“撅一針:打一針”“你蠻靈醒:你很漂亮”……網友們說,“本來是挺喜感的,看著看著就哭了”。

武漢的康復患者最能體會什么是第二次生命。肖女士和丈夫在廣東中醫醫療隊接管的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康復出院。她含著淚送上了感謝信。

“感恩醫護人員每天24小時的守護,感恩護士照顧病人的吃喝拉撒,無微不至,他們也是為人父母,為人夫或妻,為人兒女,但為了國家、為了病人勇敢地聽從國家的召喚,冒著生命危險來用他們的專業醫術解除我們的病痛,拯救我們的生命。”

硬核力量成建制接收

最有戰斗力“部隊”集結武漢

2月7日,被譽為醫療界“四大天團”的四家醫院在武漢“勝利會師”,“把全村最硬的鱗都給你”,讓武漢人心振奮。其實,為了打贏武漢保衛戰,國家將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水平最高的醫院、最牛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都“送”來了。

除“四大天團”外,中日友好醫院、北大一院、北大三院、北大人民醫院、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等大批業內“響當當”的三甲醫院紛紛派來醫療隊。

2月7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介紹,國家衛健委派遣了大量的專業團隊到武漢參與救治,尤其是ICU,都是整建制承包ICU病區,同時也配備了足夠量的ICU醫護人員。

9日凌晨,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第一批援漢醫療隊隊長汪海源和他的同事們,與死神博弈,從“生死線”上搶救回一名年輕的武漢女醫生。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說,國家對武漢的馳援力度不斷加大,涵蓋了重癥、呼吸以及醫院感染管理等各個專業,同時還有全國實力最強、水平最高的重癥救治專家團隊。

馳援的醫護人員擁有與病毒戰斗的豐富經驗,很多人參加過非典阻擊戰。這一次,他們為武漢帶來了呼吸機、監護儀、人工膜肺ECMO等高精尖醫療設備,在臨床一線和本地醫生并肩作戰。

“我此行的目的就是降低武漢新冠肺炎的重癥率和死亡率,不達目的絕不撤軍!”2月初,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在武漢接受長江日報記者采訪時堅定地說。

鐘南山院士團隊、李蘭娟院士團隊、王辰院士團隊、仝小林院士團隊均在武漢集結,他們深入華中科大附屬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湖北省中醫院等戰疫一線,“主攻”重癥、危重癥患者的救治。

奮戰同一個戰壕

強強聯手救治更多患者

沒有適應期,沒有“不習慣”,來漢馳援隊伍都是一抵達武漢,就投入到艱苦的抗疫戰斗中。

1月26日大年初二,四川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四川省人民醫院入駐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時,隊長黃曉波“傻了眼”,排隊就診的人都排到了門外,過道上也都是病人,給醫護人員帶來了極大的壓力,極容易引發院內感染。

在黃曉波的建議下,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停門診三天,將現有病人進行甄別,該收治的收治,該轉運的轉運,該隔離的隔離。

安頓好“存量病人”,四川醫療隊又幫助紅十字會醫院重新布局ICU,區分出單人間、雙人間,按照傳染病醫院的要求,重塑院感防控流程,防止病人與病人、病人與醫護交叉感染。短短一兩周時間,紅十字會醫院從一家綜合型醫院逐步向傳染病醫院過渡,走上了運行的正軌。

市紅十字會醫院是四川省第一和第二批援助湖北醫療隊288名隊員的集結地,從1月26日進駐到2月8日,醫院已累計收治患者434人,82人實現治愈出院。

華中科大附屬同濟醫院作為接診重癥、危重癥病人最多的醫院之一,得到了35家“國家隊”的支援,包括國內頂尖的北京協和醫院、中日友好醫院等。目前35家醫院和同濟醫院“強強聯合”,共同成立了“專家組”,制定統一的治療標準和流程,通力合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2.5萬多名白衣戰士不計報酬,無論生死,與武漢本地醫療軍團奮戰在同一個戰壕。“若有戰、召必至、戰必勝”。

長江日報記者劉睿徹黃琪

046期平特一尾